安趣阁 > > 师尊,看我演技[修仙] > 占便宜

占便宜

 热门推荐:
    那段时间莫天阳尽顾着讨“美人”道友欢心,选徒重任便落到了玉瑶一人身上。

    每次看到自己这个三师弟一脸蠢样,玉瑶几欲崩溃。但是渐渐的,莫天阳的那些招数几乎每天不带重样——这要是有这么个人这么追自己,玉瑶觉得自己肯定坚持不了多久。

    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的人几乎都觉得这两人的事得成。但是事实怎样,就只有当事人清楚了。

    百重倒是说不上什么感动不感动,只是觉得这小子挺有趣。自他进入化神期以来,已经很久没有能让他觉得有趣的东西了。

    每日一推开门就有不同的期待,伤好之后左右无事便就这么留了下来——他有些好奇当这人知道他是赤焰魔主时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厌恶?反感?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正道之人都是一个样。

    再怎么有招,总有技穷的一天。半年之后,也快到了他们将要回东华派的日子,但是“美人”道友还是那副对他不远不近的态度,这让莫天阳有些着急了。

    百重坐在桌边,一双好看的眼睛看向坐在他对面的莫天阳——今日没什么新鲜招数了么?

    真可惜,原本他还是挺期待的。

    “咳、道友,我听闻下面不远处的城镇很热闹,不知道友可否赏脸与我一起去?”必须得独处!必须得抓紧时间抓住机会!

    百重笑得邪魅:“自然可以。”

    莫天阳差点没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容给晃花眼,脸腾一下就红了。

    百重见状眸色渐深,一股从未有过的焦躁情绪在心里翻涌起来。

    为了准备惊喜,莫天阳自然施先走一步,走之前跟百重约定好了地方。

    莫天阳一出门就去找了玉瑶,跟她说明原因。

    “师姐,在回门派之前我要去一个地方,我很快会追上你们的。”

    玉瑶了然地看着他:“嗯,只管放手去做。”

    莫天阳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这次莫天阳是做足了准备,一切准备完成之后,便到了他们约定的地方等着。

    百重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是去赴约罢了,竟难得将头发束了起来,将原本雌雄莫辨的脸衬得男子的英气足了些,至少不会让人一眼看去错认成女人。换下素色的衣袍穿上略显张扬的红色外袍,满身的邪气再难遮掩。

    玉瑶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男修与男修结为道侣这修真界也不是没有,还不至于让她如此大惊失色。但是自己那个一向循规蹈矩的师弟是什么人她会不清楚?要说他心甘情愿对着一个男人献了半年的殷勤她绝不相信。

    但是方才从房里出来的她敢确定一定是个男人没错……

    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且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不好,不像是正道之人。

    莫天阳站在石桥上,看起来颇为紧张。

    百重见状,勾起嘴角,心情好了不少。

    莫天阳深呼吸几口气,左右看了看没看到要等的人,心里又是紧张又是害怕。一转身,就落入一双邪魅至极的眸子里,让他好一阵没缓过神来。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百重见他一副呆呆愣愣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说道:“怎么?你叫我来便是这般看着我?”

    莫天阳听到“她”的声音,一脸如遭雷击的表情——男、男的!?虽然他这半年没有听到“她”说过话,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即使“她”长得比他还要高一些,但是架不住人美的!美人高点还是美人!但是……

    百重凑近了一些,眼底都带上了笑意:“这次又准备了什么?”

    莫天阳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整个人都要窒息了,脑子的运转很明显跟不上身体动作,等他回过神来,他的手已经按上了百重的胸口。

    ——硬的?硬的!?硬的!

    百重好笑:“什么时候胆子大到直接动手动脚了?嗯?”平常不都是小心翼翼的?

    然后莫天阳就跑了,御剑而行跑得飞快!

    ——这一定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

    破碎的三观要重建不容易,莫天阳只要一想起自己对着一个男人献了这么久的殷勤他就想死。

    百重看着莫天阳离去的方向也难得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莫天阳想了又想,觉得错不在人家,毕竟无故贴上去的人是自己。于是跑出一段距离之后便又折返回来。

    百重注意到莫天阳的情绪不对,眉头有些微蹙。

    莫天阳走了过来,将折好的纸张跟他方才翻了半天翻出来的唤云递给了百重,然后深深看了他一眼后,便再次离开了。

    这次他没有再回头。

    白百重只当他害羞,见多识广的他自然知道唤云有什么作用,真是难得了。只是当他打开那张纸张时,脸上的笑意顷刻间消失无踪。

    “好啊,很好……”掌心的火焰将那张纸烧得干净,百重觉得整个人愤怒极了。

    什么叫做有缘无分?什么叫做恩断情绝?竟敢如此戏耍本尊!

    然而还没等他追上去,他的下属急急忙忙跑了过来禀报这段时日他不在的状况——那几个老家伙可真会添乱,真当他死了吗?

    跪在地上的下属瑟瑟发抖——魔主的脾气越来也难以琢磨了,虽说那几个长老这段时日的行径过分了些,但以往魔主都不会发这么大的火。

    ……

    元家宝到的时候,莫天阳一脸被呆愣的模样呆坐在床边,百重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客气的抬脚走进了莫天阳房间:“人呢?”

    “刚走。”

    “他跟你说了什么?”元家宝凑上前去一脸八卦的问道。

    莫天阳张了张嘴,看出了元家宝眼里看好戏的意思,复又闭上——他刚刚到底是为什么会觉得大师兄挺靠谱叫他来的?

    一脸嫌弃地看了看元家宝,莫天阳说道:“大师兄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蠢。”

    元家宝见莫天阳并不想说顿时觉得没意思,突然被这么一说,又觉得有点憋屈:“我是担心你。”

    “我又不瞎。”

    “……”话不投机半句多!

    元家宝走到桌边,随手给自己倒了杯茶:“若是没什么危险,便随他吧。他想做什么,除非我师尊出手,否则挡不住。”

    莫天阳点了点头:“嗯。”顿了顿又开口说道:“不必麻烦景灼仙尊,看样子我不会有危险。就是日后难过一些罢了。”

    元家宝点了点头——能有什么危险,据锦江那个爱看戏的说,那赤焰魔主十有八|九是栽进去了,至少那朵唤云他是随身携带的。

    啧啧啧,爱情啊~

    元家宝在莫天阳看过来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来自组织的微笑,起身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一切都是天意。”

    然而莫天阳并没有感到安慰。

    没等莫天阳说什么,一阵风吹来,带着淡淡的花香。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里的疑惑——哪来的花香?

    出门一看,元家宝顿时被吓得“虎躯一震”,然后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莫天阳,果断走人。

    莫天阳觉得莫名其妙,然而等他看清外面是个什么场面后,他也成功的被吓住了。

    该先庆幸师父闭关了么?漫天的花瓣飘飘洒洒落下,门外的百重笑的肆意。

    莫天阳顿时觉得有些眼疼。

    ……

    元家宝回到千回峰后,一头扎到了床上笑成一个傻逼。

    花瓣雨什么的,听起来就好俗气!今天看到了现场版,看到莫天阳那小子诡异的脸色,他一路上忍笑忍到肚子都疼。

    小谨在门外听着自家主人的笑声,愣了一下后一张小脸笑成了一朵花——主人开心小谨就开心!

    笑了有一段时间后,元家宝揉了揉眼角,然后满脸笑意的去了景灼的房间。

    “师尊。”

    “何事如此开心?”

    元家宝又想到了莫天阳当时的脸色,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他走上前去站在景灼身前:“师尊知道赤焰魔主来了吧。”

    “嗯。”

    元家宝将前因后果全都跟景灼说了一遍,最后在他忍不住想上前一步发表一下自己看法的时候,不小心绊到了桌角整个人扑进了景灼怀里。

    “……”不好!犯蠢了!

    “……”景灼手指一动,终是将手放在了元家宝的腰上。

    感受到放在腰上那只手的触感,元家宝的心不禁漏跳了一拍——师尊这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暧昧的气氛萦绕在两人周围。

    是他想多了吗?或许师尊只是扶他一下。

    占便宜这种事情,可不是只有元家宝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