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趣阁 > > 师尊,看我演技[修仙] > 心意

心意

 热门推荐:
    放完狠话,给元家宝指了个方向云柯便走了,直到云柯的气息消失,元家宝顿时有些咬牙切齿:“师尊,你的魅力还真是超出徒儿的想象啊,居然连一向痛恨男子的灵空派都有人爱慕你。”

    景灼现出身形,依旧站在元家宝身后,闻言不冷不淡地说了句:“不必在意。”

    元家宝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委屈:“知道了,师尊。”

    不在意?怎么可能不在意?

    元家宝觉得憋屈得要命,简直恨不得直接将自己的感情说出口,但是好险忍住了——师尊要是知道他居然抱着这种龌龊心思,不知道会作何感谢。在还没有确定师尊对他是否有感觉之前,他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得好。

    不然被赶出师门,真的哭都没地方哭去。

    景灼见元家宝的表情有些委屈,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不必为无关紧要的人生气,为师眼里心里都只有元宝一个。”

    元家宝愣住——等、等等……师尊这话是什么意思?

    “师尊、你这话是何意?”

    景灼没再说话,只是伸手一搂将元家宝搂进了怀里。

    元家宝脑子当场当机,脑子一片空白,心里隐隐有种预感,但这种预感跟他理想中的样子太过接近,反而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就着这个姿势两人拥抱了一会儿,景灼低头在他耳边说道:“等此时了了,回到千回峰为师有话与你说。”

    虽然景灼心里已经确认自己徒儿心里确实有他,但是现在这个状况却不适合两人坦白。

    元家宝的耳朵微红,整个人在景灼怀里微微缩了起来,心跳的几乎要炸开——他没想多吧?这不是梦吧?天呐!¥……()!

    心情乱码,无法言说!

    双手小心翼翼的放到景灼背后环住,元家宝闭了闭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突然抬头重重在景灼唇上啃了一口!然后动作迅速地跑了!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景灼愣在原地,良久过后,伸手抚着还有些细微疼痛感的唇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

    ——他这个徒弟,是要把他的心夺走才甘心啊。

    随后,景灼便朝元家宝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顺便传音给溯柔,让她做好准备。

    溯柔收到景灼的传音,皱了皱眉——灵空派的人果然藏着什么阴谋,现在看来,恐怕这个秘境提前开启跟她们的阴谋躲不了干系。来人只有一个,可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来必定是有什么阴谋。她得更加小心一些了。

    玉瑶察觉到溯柔表情莫名凝重起来,便走上前去,问道:“师尊,怎么了?”

    溯柔叹了口气:“让弟子们警戒起来,等会可能有所异动。”

    “是。”

    “等等。”

    “师尊还有何吩咐?”

    “没有我的命令,所有弟子不得轻举妄动。”

    “是。”

    他们此刻正赶往这所秘境的正中央,听说那里出现了一所上古遗迹,里面的好东西自然不在少数。所以东华派的弟子们个个都是群情激昂,很是兴奋——谁会在意到手的东西多呢?而且是秘境中难得出现的上古遗迹,里面的东西都曾经过某位大能或是已经成功飞升的仙者的手,哪怕是一件都能让人在心境上获益匪浅。

    云柯手里拿着定向罗盘,很快便找到了东华派的行踪,见他们往秘境正中央而去,云柯将罗盘收了起来,嘴角划过一丝冷笑——真是幸运,这些人倒不用她亲自出手,自己往火坑里跳去。

    扫了一眼,没发现心里念着的那人的身影,跟了一段路确定他们没有中途变道的意向后,云柯停了下来再次拿出了定向罗盘。

    只是这次罗盘居然毫无动静!

    云柯咬了咬唇,抬头看了看天色——罢了,还有几天时间,总会遇到的。

    这么想着,云柯转身而去,不再跟踪溯柔一行人。

    另一边,百重跟莫天阳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后,明华终于有所行动。

    百重思索了会儿,唇角一勾便变幻出一张与景灼分毫不差的脸,把就在旁边转头看来的莫天阳吓了一大跳!

    从未离景灼仙尊如此近过的莫天阳表情都快扭曲了——这人说话做事也不提前说一声,若不是那双与平时一般无二的眼睛,他真要被吓个半死。

    百重饶有趣味地欣赏了一会儿莫天阳扭曲的脸色,直到人就要爆发才收回视线。

    ——本尊去去就来,你留在这里,万不可轻举妄动。

    毕竟方才听闻明华所言,在不能确认绝对安全的情况下,莫天阳还是不要留在这里安全一些。

    莫天阳也知道自己的实力实在与他们相差甚远,对于百重的话倒也没有反驳什么,在百重追去之后他乖乖留在了原地。

    “哼,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去给大师兄帮忙。”

    蹲下身来揪了一把草,莫天阳回过味来差点没追上去咬死他。

    突然闻到一阵浓烈的异香,莫天阳还没站起身来便倒在了地上!原本隐藏的身形顿时显露出来。

    头好晕……谁……

    迷糊间,莫天阳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来人是谁,却直接陷入了昏迷中。

    云柯手里拿着罗盘,冷眼看着被她迷倒在地的人,皱起了眉:“他到底在这里隐藏了多久?”

    左右看了看,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云柯冷哼了一声将莫天阳抓了起来。

    她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将人杀死,不过见这人是东华派弟子,她还是没有下狠手。罢了,先将他带到那阵里,之后是死是活便与她无关了。

    她这边只差那个人跟元家宝,还有静云派的虚机跟林晟。那个小师妹,动作怎么这么慢?半天了也不见有什么动静。

    “小师妹”元家宝此时也是挺无语的,刚满脸通红从自家师尊的怀抱里逃开,没多远便一头扎进了他一向敬而远之的某人怀里……啊,不,是把人家撞倒,两人纷纷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卧槽,这场面怎么这么狗血?今天他是被狗血给泼了么?

    “某人”——也就是林晟一脸无语的看着对面同样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美艳女子”,见对方一脸懵逼地看着他,只好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朝还一脸懵逼呆坐在地上的“女子”伸出手,林晟笑得很有风度。

    元家宝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差点没就地抓起一撮土往这人脸上糊过去!

    妈哒!之前没有多想,这人眼神那么毒,该不会一眼就识破他的伪装揭露他的身份吧?

    事实证明他脑补多了,见林晟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特别有风度地看着他之后,元家宝稍微放下心来。不过他却没有就着林晟朝他伸出的手站起来,而是自己站了起来——呵,未免也太小看他……了!妈哒!刚刚屁股硌到石头了,好疼!元宝大人的屁股怕是要废!

    看向刚刚不小心坐到的位置,几颗小石子在平坦的地面上特别显眼!

    林晟倒是没在意自己被人拒绝,只是随着这人的视线看去,唇边的笑意却怎么都忍不住。在元家宝怒视的视线下,他抵唇咳嗽了一声,努力让上扬的嘴角收回来。

    不远处的虚机走了过来:“晟儿,怎么了?”

    “长老,方才我不小心撞到了这位道友。”说着,林晟再次看向元家宝,眼里依旧带着笑意:“不知这位道友要去往何处?”

    元家宝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他一看到这个阴险到骨子里的人的脸,原本想的什么迂回战略都懒得用,直接开口说道:“我要去秘境中央!”

    林晟挑了挑眉:“真巧,同路。不过……”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林晟这才注意到元家宝身上灵空派弟子的服饰,不过见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还是说道:“不过,道友你方才走的方向与秘境正中央乃是相反的方向。”

    元家宝一愣,然后一副一脸尴尬的模样,扯了扯不太合身的衣裙:“既然同路,那边一同前往。你带路!”

    见“她”明明理亏却拉不下面子的模样,林晟的唇角再次忍不住上扬。

    虚机这才多看了眼前这“女子”几眼——看晟儿这样,似乎对这名女修颇为上心。不过对方是灵空派的人,这事恐怕难成。

    景灼若有所思的看了林晟一眼,眼里闪过一抹寒芒。

    就这样,元家宝成功地将人往那边带。当然,如果没有把握他自然不会让人平白去送死——嘿嘿,这样的好戏,越多人看越好不是么?

    至于明华所说的灵空草……哼,他没准备,并不代表他不能让人帮忙准备。最近无所事事的锦江又有了一种新的功能——隔空传物!这种能力出现的简直特别及时!于是在不久前锦江跟他嘚瑟的时候,他毫不犹豫使唤人干活了!

    此时,溜出东华派正在灵空派偷偷薅灵空草的锦江忍不住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

    揉了揉鼻子,锦江叹了一口气,边摇头边说道:“哎哎哎,自作孽,不可活啊。”

    说着,将满手的灵空草放进储物袋里,两手空空继续薅!

    ——混蛋!给东华派的人弄点还情有可原,给秘境里的所有人弄这是要累死他的节奏啊!

    ……

    第二天,灵空派的弟子来给这片灵空草草地浇水,看到寸草不生的草地,当场吓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