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趣阁 > 玄幻小说 > 墨爷的满级大佬夫人 > 第489章 病愈

第489章 病愈

 热门推荐:
    宋庭安盘着双腿,瞥了她一眼:“你师父年纪虽然不小了,但记性还是可以的,我和他除了都姓宋以外,没有任何牵连。”

    颜冉坐在他旁边,苦思冥想着:“他的手下说他要杀我,是因为上辈子的恩怨,我只有你一个人,我自己连我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宋庭安翻了翻眼睛:“你不知道,或许,他知道呢。”

    颜冉心里咯噔了一声,沉默不语。

    翌日,她开车去了学校,巧的是,正好和那位宋成凛教授停在了相邻的停车位上。

    颜冉的悍马车和宋教授的大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时分不清谁是学生谁是教授。

    颜冉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这位教授,并没有主动搭话,宋成凛眼底闪过寒光,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么沉得住气的,只有颜冉,他反而主动开了口:“颜冉同学,巧啊。”

    颜冉波澜不惊应和了一声:“早,宋教授。”

    两人一起往教学楼走去,一同上了楼梯,周围不停有经过的学生和宋教授打招呼,他儒雅可亲地回应他们,看起来真是一个心系学生,和蔼可亲的好教授。

    谁也不知道,这样儒雅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犯罪的,罪恶的心。

    快要‘分道扬镳’的时候,宋成凛没忍住,道:“颜冉同学,你没有什么话要问我吗?”

    颜冉嘴角微弯地看着他:“没有。”

    因为她知道,即便她问了,他也不可能会说的,何必浪费这个时间呢?

    说完,便转身进了走廊。

    宋成凛站在楼梯口,看着颜冉的背影,握紧了一旁的楼梯扶手,眼神复杂,俞磊被当着她的面暗杀,听说她给点了什么穴道,至少能延迟了几分钟,最后那几分钟里,俞磊知道的应该都说了,而这个女孩,却这么沉得住气,看到他的时候竟然像没事人一样,这让他莫名有几分躁意。

    他转身出了教学楼,转而去了行政楼,校长办公室内,校长苦口婆心道:“宋教授啊,怎么好端端的要离职了呢?是有什么地方不满意吗?”

    是的,宋成凛提出了离职,因为他觉得这里不是久留之地,颜冉是一个变数,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了,和她离得太近,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他微笑道:“学校方方面面都很好,只是我年纪不小了,最近总是觉得疲倦,想要早点退休了。”

    校长感慨万千:“哎呀,宋教授你很受学生欢迎的,在学生中的口碑是很好的,你还不到五十岁,年纪也不算大,就不能再留几年吗?”

    宋成凛去意义绝,校长留了几句,也就不勉强他了:“那行,这边我让江主任给你处理一下离校手续。”

    傍晚,江主任就把这件事告诉颜冉了,毕竟颜冉挺关注宋教授的,江主任知道。

    颜冉轻呵一声:“他这是心虚了。”

    江主任一头雾水:“心虚?心虚什么?你们之间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你不用知道,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江主任心累,又被颜冉给鄙视了。

    宋成凛离开帝都大学那天,颜冉还跟着去送行了,不少学生恋恋不舍地和他拥抱,轮到颜冉的时候,她嘴角微弯地看着这位教授:“宋教授保重。”

    “多谢。”

    “有缘的话,我们还会再见的。”

    宋成凛笑了笑:“我也这么觉得。”

    宋成凛不止从帝都大学离职了,并且也离开了他原先住的公寓,这是颜冉安插在他小区的人报告给她的,颜冉了然,既然要走,肯定要了无痕迹,看来这位教授要回归他的犯罪帝国,变得更加行迹难寻了。

    不过,没什么人能逃过她的追踪,只要他还在这地球上,她掘地三尺,也能把他挖出来。

    回到家中,三个小朋友在玩积木,贺杏慈术后恢复仍然在颜冉这里,因为她要用药,只有经她手才是最靠谱的,副总统一家对她非常放心,小姑娘的外公外婆不遗余力宣传这位神医有多神,他们对颜冉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只要是颜冉说的,他们都奉为金科玉律,绝对服从。

    副总统一家隔几天会过来探望一下小慈,小慈的体重那是一天一天看涨,本来因为生病,她一直都是很瘦弱的,手术之后,药补加食补,小姑娘气色一天比一天好,脸颊上有肉了,小脸蛋红扑扑的,再也不是那个瘦弱得不能跑不能跳的小丫头了,看起来都敦实了很多。

    小姑娘的外婆每次看见她都要抹泪:“我真没敢想,我家小宝贝能有这一天,神医,真的谢谢你,你就是我家的大恩人。”

    小姑娘外公虎着脸看她:“你怎么老哭天抹泪的,不知道的以为小慈没救好呢。”

    老太太赶紧止了哭:“我是真的感谢云染神医啊。”

    小姑娘脸蛋红扑扑地走过来,拉着副总统的手,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爸爸,我能一直住在这里吗?”

    咔嚓,副总统先生的心都碎了。

    “你想一直住在这里吗?”副总统阁下忍着心痛问道。

    都说一般小女孩到了青春期的时候,就不眷恋父母了,他家的小丫头,这才五岁啊,才五岁就这样了,怎么能不让他感慨啊。

    “想啊,我喜欢和哥哥姐姐在一起玩,还有颜冉阿姨,秦惑叔叔,还有宋爷爷,这里的人我都喜欢。”

    副总统扶额:“好了,别说了。”

    每一句话都在扎他的心。

    贺俞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你就不想爸爸妈妈和哥哥吗?”

    “你们可以来看我啊。”

    哥哥贺俞:……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副总统和颜冉走到了一旁,询问小姑娘的病情。

    “我见她双颊有肉,气色也好,颜冉,真的非常感谢你。”

    “嗯,她的哮喘病几乎已经痊愈了,心脏病影响也不大了,除非是剧烈运动,她和正常孩子没有区别了,现在她可以回家了,我会把配好的药交给您,您按照药方一天煎一剂给她喝,再喝一个月,就可以停药了,至于心脏病,因为她年纪太小,等她长到十四五岁的时候,可以进行换心手术,到时候,她就真的完全是一个健康的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