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趣阁 > 其他小说 > 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小说 > 章节目录 第632章 孤……累了!

章节目录 第632章 孤……累了!

 热门推荐:
    错愕,震惊!

    “你……你打我巴掌?”

    李文沛捂着右脸,眼眸中带着不可置信,用手指着离晴,顿时怒骂道:“贱人,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你信不信,我在一刻钟之内,找两百个人弄死你?”

    起初,离晴脸上还带着害怕,可是后来,当听到这句话时,离晴脸色顿时一变,冲上前去,又一巴掌甩在李文沛的脸上。

    啪!

    “死贱人,这是你自找的,来人,给我把这贱人拿下,衣服脱了,当众羞辱,出了任何后果,我担着!”

    李文沛大怒,顿时便朝着身后的几名壮汉吩咐起来。

    “你敢,你别以为你是刺史之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今天把本姑娘动一个试试,离家不会放过你的。”

    离晴同样十分要强,面对李文沛的威胁,并没有屈服,离家虽然在幽州有一点声望,但相比刺史而言,终究还是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毕竟,一个是官,一个是民。

    “离家?离家算个屁,来人,给我把这两个妞统统拿下。”

    李文沛怒哼一声,目光移向在一旁闭眸调养的离洛,顿时,一股邪欲涌上心头。但当他的看着楚墨的手搭在离晴的手上时,顿时,李文沛双拳紧握,随后毫无征兆的一拳挥向楚墨!

    砰!

    落实厚重的一拳,狠狠砸在楚墨的脸上,这一拳,让楚墨的身体倒飞出去,狠狠摔在地上,此时的他,身上无力,别说一个成年男,恐怕就是一个小孩,他都没有力气抵抗。

    一旁的离洛服下生死涅槃丹后,便闭起眸子调养身体,对于外界之事,一概不知。

    “这么弱不经风?也配得上离洛?”

    李文沛望着趴在地上一头白发的楚墨,顿时讥笑起来,身后,那离晴见状,连忙惊呼阻止道:

    “住手,你干什么?有什么冲我来!”

    自然,离晴看得出来,楚墨气虚漂浮,很显然是受了重伤,不然,他不会连一拳都挡不下来,而且,她也明白李文沛的手段,若是他在这么猖狂下去,楚墨今日不死也残!

    “你?我劝你留点力气,不然等晚上,可千万别想叫叫不出来。”

    说完,李文沛怒哼,转头便朝着楚墨走去,这个白发少年,这两日可是在幽州引起不小的动静,成为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若是今日他李文沛将楚墨踩在脚底下,那他,该是何等风光?

    “小子,今天我就给你上一课,什么叫残忍!”

    李文沛举起右拳,冲上前去,对准楚墨的胸口,狠狠砸下。

    楚墨依旧没有还手,这场景,似有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味道,但他,连虎都不如。

    这一拳拳的疼痛,狠狠砸在楚墨的身上,甚至楚墨的嘴角渗出鲜血来,染红了那一头白发,楚墨都未曾叫喊出来。

    砰!

    李文沛越打越起劲,眼看着那渗出来的鲜血,将他的拳头染红,李文沛越来越疯狂,越来越狰狞。

    身后的离晴看到这一幕,着急万分,在她身后,两名壮汉将她死死抓住,让她动弹不得,索性,她拼命地嘶喊着离洛的名字,然而此时的离洛完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不予理会。

    “这么打下去,他会死的!”

    离晴咬牙切齿,那白发少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不还手?

    “不就是一个小白脸吗?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就算我不打死他,他也活不过这几日,我这也算是替他解脱。”

    李文沛冷笑连连,手上的力道再一次加重,看得众人惊心动魄。

    旁边所有人纷纷匝了匝嘴巴,他们也想为楚墨说话,但这李文沛,乃是幽州恶霸,他父亲,是新上任的幽州刺史,谁惹得起?

    “住手!”

    就在此时,一道中年男子声音匆忙赶来,连忙上前将李文沛所阻止,当看到来人时,李文沛嘴角一抽,连忙收手站直身子,恭敬道:

    “爹,你怎么来了。”

    来人,自是幽州新任刺史,他今日也是听闻花湖上有一少年吹的一手好笛,一瞬白了头,慕名而来,却没想到,遇到的却是这样的事。

    “你个不孝子,当街扰乱秩序,你……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爹放在眼里?”

    刺史吹胡子瞪眼,冲着李文沛大声训斥出来。

    “爹,这也没多大的事,你就别来凑热闹了,另外,你过几日要去京都面见楚皇,可千万别因为这里的琐事,扰了你的兴致。”

    李文沛嘿嘿一笑,连忙上前,捏着刺史的肩膀,献着殷勤,那刺史显然是十分溺爱这李文沛,目光扫了眼满脸是血的楚墨,随即罢了罢手:

    “不许闹出人命!”

    说罢,刺史直接扭头离开,对于楚墨,他压根不认识,当初若非刁光斗被调离京都,他受刁光斗的恩惠,恐怕一辈子都不可能当上刺史。

    “知道了,爹,你就放心吧,我就小惩大诫,不会闹出人命的。”

    李文沛脸上露出丝丝阴笑,回过头去,准备再次动手的时候,他只感觉自己身后传来一丝凉意,那股凉意,让他身子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那一顺,李文沛如临地狱,他的额头渗出豆大的冷汗,他僵硬回头,朝着凉意源头望去,但见离洛睁开双眼,瞳孔之中透着冰冷的杀意。

    “爹……爹……爹救我……!”

    李文沛不知为何,这个女人,给他十分危险的感觉,似乎,哪怕她一个眼神,就能杀死自己,这感觉,让他毛骨悚然。

    并未理会李文沛,离洛那双眸子微微颤抖,疯了一样朝着地上得楚墨跑去,此时的楚墨,满脸是血,那双无神的瞳孔,似乎少了很多生气。

    “你……”

    离洛紧握楚墨的手,语气梗塞,泪水,再一次悄然落下,他为何,不还手?

    当离洛的手搭在楚墨的手脉上时,那脸色,顿时一变!

    因为她发现,楚墨的内体,竟无半点武道之力!

    “孤……累了。”

    楚墨轻声细语,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来。

    这句话,不知为何,是那么痛心,莫名戳中离洛的泪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