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趣阁 > > 师尊,看我演技[修仙] > 道友你好

道友你好

 热门推荐:
    直到天色渐亮,景灼才慢慢闭上了眼睛。

    虽不知何时竟对自己的徒弟有了这般心思,既然放不下,那便不放。

    思考了一整晚,每当自己有断绝这个念头的心思,昨日在他渡劫过后遍寻他不着时元宝那张带有泪痕的脸便会浮现在他脑海里,每当这个时候,一向平静的心总是平静不下来,胸口隐隐作疼。没错,他舍不得,也不舍得。讨好他时的笑容虽傻,却让他觉得哪怕是将最珍贵的宝物送到他面前去哄着,只要他一直这样笑着便足以。

    不过,他不急。虽不知元宝对他是什么心思,但未免操之过急吓跑了人,他总觉得这事得慢慢来。

    ……

    元家宝要是知道景灼对他也有超出师徒情分的感情,只怕要激动地直接飞升了!然而现实总是喜欢捉弄人。

    这边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的元家宝在天刚亮时便朦朦胧胧地要睡着,却被一道传音符给活生生拉了起来,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起床气”这种高级技能虽然他很少用,甚至可以说是几乎不用,但并不代表他就荒废了。

    于是正在一处山顶平底上着早课的弟子们便看到仿佛比平常还要高冷的大师兄身边散发着浓厚的“生人勿进”的气场从他们头顶御剑而去。

    “今日大师兄看起来比往日少了几分潇洒多了几分威严!”

    “不愧是大师兄!气质高雅,仿若出尘谪仙人!”

    “大师兄御剑速度好快!”

    “大师兄御剑飞行好帅!”

    “大师兄风姿卓然,乃我等学习效仿之楷模!”

    “说得有理!”

    “有理!”

    “……”竟然看到活得大师兄了,太激动说不出话来了!感觉分分钟要飞升!

    ……

    难得给弟子上一堂课的溯柔听到底下议论纷纷,再看看一个个眼神突然亮的出奇的弟子们,哪里还有刚刚之前的颓气!顿时看着很快消失在眼前的元家宝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

    这些话要是被元家宝听到,肯定不免心里又要嘚瑟一番。但此时他有事,有急事!才消停一天的赤焰魔主百重竟然有找上门来了,据被害者——莫天阳提供的供词,这次百重并没有打开旗鼓的来,而是偷偷摸摸来的。

    他趁百重不注意,便向他求救。

    至于为什么放着自己一个元婴巅峰的师父不求舍近求远来求他,则是因为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左右看百重那样,也没有想要伤人的心思,这几日大家也都累着了,他总不能这样去打扰他人。

    这时,莫天阳便想到了元家宝。

    左右想来大师兄也无事,叫来帮个忙也无可厚非。

    不知何时开始,东华派的弟子崇拜大师兄简直到了超出他想象的地步。其实也不是他有意针对,只是那些师弟师妹们对大师兄的态度简直快到了盲目崇拜的地步,两相对比之下,便显得他有些另类了。

    看了一眼赖在他床上的某人,一身红衣一如他当时得知“她”其实是“他”而仓皇离开时的模样,莫天阳只觉得深深地头疼。

    “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我已经跟你道过歉了。”

    “你该知道的,你那般戏弄本尊,说一声抱歉就完了?”

    “当时我以为你是个女人才、才……”

    百重眼眸一沉:“你的意思难道是说本尊像个女人不成?”

    百重平生最厌恶的便是这个,他的长相天生如此,那些个觊觎他的人看他时的恶心眼神让他厌恶,为此他的确是杀了不少人。

    当初他一时不察被下属背叛重伤,虽然流了不少血,但那点伤对他来说也不值一提,在他杀了那个觊觎他身上这件灵品法衣的人后,动手杀了那几个该死的背叛者也不过吹灰之力。

    但就在这时莫天阳出现了,一柄长剑英姿飒爽。

    “大胆魔修!朗朗乾坤之下竟敢如此猖狂。”

    在解决完那几个人之后,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那张突然变得傻里傻气的脸,百重莫名有些觉得有趣。

    “这位、这位道友,你受伤了。”说着,在自己身上摸了几下,拿出一瓶灵丹来递了过去:“这是凝伤丹。”

    凝伤丹虽是中品丹药,但对疗伤却有奇效。接过不到半个巴掌大白瓷瓶,百重看着莫天阳没说话。

    就在此时,有人乘飞舟而来。

    莫天阳看了百重一眼:“道友,你可有同伴在附近?”

    百重看了一眼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那几个人,心说这不是被你给杀掉了么。但他当然不可能说出来,看眼前这小子,炼气巅峰的修为,若是平时他自然不放在眼里,但此时他突然发现那些叛徒竟然还给他下了毒!体内灵力紊乱,他一动用灵力便感到经脉火烧火燎地疼。

    看来,若是这小子没有出现杀了那几个,他此次怕是要有点麻烦了。

    百重摇了摇头。

    “没有同伴……不知道友可愿与我等一道同行?这样道友也好养伤。”

    百重点了点头。

    自这之后,饶是百重是个傻子也看得出来这小子对他绝不止作为“道友”这么简单。

    莫天阳觉得自己快要被迷死了!一看到这位道友便心跳不止,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他每每无法进入修炼状态。一闭上眼睛“她”的音容样貌一举一动都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

    大师兄总说他这辈子大概就抱着剑过了,连他自己也这样认为。只是此次出门,没想到……这世间竟有如此“女子”!

    初遇第一日莫天阳修炼不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飞舟行行停停,渐渐的,飞舟上的人也多了起来。百重也猜了个大概——这是在选徒。

    好在当时莫天阳特意为他选了个清净房间,也没人来打扰他。

    敲门声在门外响起。

    百重嘴角一勾,笑容冷酷。

    “道友,今日夕阳甚美,不知可否有兴趣一观?”

    玉瑶路过,闻言差点没左脚拌右脚——夕阳甚美?今日的夕阳不还是跟平常一样?更让她有些接受不了的,是她这个一向出口不饶人的师弟竟然说出这般话来!

    快走几步离开,玉瑶转身消失在了拐角处。

    莫天阳有些尴尬,但是当他听到门内传来响动时所有的尴尬都是浮云。所以当百重打开房门时,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张傻笑的脸。

    “……”总觉得后背毛骨悚然。

    在看到百重后,莫天阳眼色一亮,整个人再次被成功的给迷住了!

    百重欣赏夕阳,莫天阳欣赏百重,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天知道多少次百重想把那双盯着他猛瞧的眼睛给挖出来!但看到那双眼睛里并没有以前那些被他杀掉的人的那些肮脏情绪,反而像是……真心的喜爱?

    百重突然有了些兴趣,抱着看好戏的姿态在之后的日子里没有再拒绝过莫天阳的邀请。

    每次看到飞舟上其他人了然的视线,百重都会有些后悔为何要答应这小子的邀请。

    渐渐的莫天阳的把戏不够用了,于是他开始真心实意的向飞舟上的其他人求取建议。

    看着扎在女人堆里的莫天阳,玉瑶除了眼瞎没别的感想,只是她没想到更瞎的未来还在等着她。

    今天是花瓣雨,明天就是一片花海。

    粉色的花瓣雨从天而降,好几片落在了尊贵的赤焰魔主头上。

    “……”百重微笑着用花瓣糊了莫天阳一脸。

    第二天一出房门一脚踏上去的竟是一条骚气无比的花路,周围更是摆满了各色争妍斗艳的鲜花。

    “……”百重微笑着烧掉了所有的花。

    ……

    这让莫天阳无比沮丧,脑一抽,觉得可能是自己做的不够,于是两样一起来!

    这次百重连出门都省了。

    “道友是不喜欢花还是不喜欢我?”莫天阳蹲在门口,一脸生无可恋。

    玉瑶站在莫天阳身边,闻言并不发表任何意见。

    但这小小的挫折怎么能挡住一见钟情后满腔的爱意?于是没多久莫天阳便满血复活,准备下一次的“惊喜”。

    云烟缭绕,美人青丝飘散,美不胜收的景色被莫天阳尽收眼底——美,是真美,勾得他心痒痒的那种美,就是胸有点平。不过这种小细节就不要在意了,在道友独特的气质面前,任何不完美都将变成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