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元仙记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六章 强人所难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六章 强人所难

 热门推荐:
    自探宝归来后,唐宁便暗自决定要与丁建阳划清界限,不能再这么不清不楚下去了,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隐患。

    实际上,他早就察觉和方达生主动坦白,策反丁建阳这一步棋是昏招,简直是给自己挖坑。

    仔细想想,两人的私下合作,他能从丁建阳身上取得什么好处?

    丁建阳唯一的价值就是其身居幽冥海情报组织要职,可能知道一些隐秘消息,但这对他来说根本八竿子打不着。

    他一个太玄宗的底层弟子要知道幽冥海情报消息干什么?完全用不上。

    兼之现如今太玄宗对于底下弟子和幽冥海组织成员的私下接触越来越重视,甚至已明文规定。

    这种情况下,唐宁自然不愿再背的这个包袱,而卸下包袱的最好法子就是两人老死不相往来,久而久之,方达生自然会渐渐淡化遗忘此事。

    黄渊收起卷宗:“令牌之事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做?”

    “弟子想隔三五个月,或一年半载再去购买下条情报消息,慢慢积累额度,间隔时间太短的话,恐引起幽冥海组织的怀疑,反而坏事。”

    “这件事慢慢来,不用着急,时间再长一点也没有关系。”

    “是。”

    ps://m.vp.

    “此事还是交给你去办,跑一趟天悦亭,见见那陈家家主,将他手中的千年血骨花取来。”黄渊手中一翻,递给他一个储物袋。

    “弟子明白。”唐宁接过储物袋应道。

    “去吧!”

    “弟子告辞。”唐宁转身出了屋室,回到洞府,拿出储物袋一看,不禁犯起了愁,盖因黄渊给他的储物袋只有一百上品灵石。

    那千年血骨花可是陈家家主陈轩花了一千万灵石买来的,现在只有一百灵石,这下怎么搞?

    黄渊是什么意思?总不是想让自己垫付吧!

    唐宁一时间猜不透其想法,他是第一次接受这样的任务,既无经验,又苦思无计。

    思来想去,决定先去向余乾请教,于是出了洞府,径直来到其府中。

    “弟子拜见师叔。”略显昏暗的屋室内,唐宁上前躬身行礼。

    “坐吧!”余乾摆手道。

    “谢师叔,弟子此来是有一件难事向师叔请教,还望师叔不吝赐教。”

    “什么事?”

    “先前弟子受黄师叔祖之令,要我去寻一朵千年血骨花的消息,弟子打探到在本城天悦亭当地修行世家中,有一朵珍藏的千年血骨花,黄师叔祖让弟子将其取来,然只给了一百万灵石,弟子实在无计可出,特来向师叔请教。”

    余乾道:“这算什么难事儿,你直接去找本部驻天悦亭的小队,让他们陪你走一趟不就行了吗?”

    “可是,那千年血骨花,陈家花了整整花了一千万灵石才买下,黄师叔祖只给弟子一百万,这差的是不是太多了?弟子恐陈家不肯交出。”

    “这件事情交给驻天悦亭小队去办就是了,他们很有经验,会帮助你的。”

    唐宁犹豫道:“弟子担心天悦亭驻守小队不肯出力,他们是属第三大队管辖的,和咱们直属大队无甚瓜葛,不知师叔可有什么法子?”

    余乾笑了笑:“你啊!在本部这么多年,平时人情世故也算练达,怎么这会儿就不通情理了?第三大队和直属大队怎么会没瓜葛,不都是联队下属队伍吗?”

    “你受黄师叔祖之令行事,还怕他们不肯出力?不要忘了,黄师叔祖不仅是本部大队主事,还是联队管事,在联队人事任命上有话语权的。”

    “你觉得天悦亭小队会为了这点小事去得罪黄师叔吗?”

    “退一步说,哪怕他们不肯出力,也和你无关。黄师叔将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办,只是让你跑趟腿而已,他难道不知道以你的能耐办不成这件事?”

    “你只需将话传达到,他们若不肯出力,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和你没多大关系。”

    “是,弟子明白了。”余乾这一番话直教唐宁有醍醐灌顶之感。

    “黄师叔将此事交给你去办,是把你当自己人,你可不要辜负他殷切厚望。”

    “弟子必竭力而为。”

    “你这血骨花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幽冥海情报交易所买来的吧!”

    “师叔既然问起,弟子不敢隐瞒,的确是从幽冥海组织情报交易所得到的消息。”

    “既然是这样,这件事就要尽量做得隐秘一些,不宜大张旗鼓搞得人尽皆知。”

    “是。”

    余乾没有再言语,唐宁于是起身告辞而去。

    ………

    天悦亭坐落于轩堂城西南部,方圆和其它亭城一样,都是十万里,但修行资源较为贫瘠,在轩堂城的三十个亭城中,排名第二十三位。

    辖地内只有一个上品灵矿,六个中品灵矿,四阶灵脉一条。

    天悦亭驻守的玄门名为心音宗,是个小宗派,当然,这是相比轩堂城其它宗派来说,若和新港玄门宗派比起来,亦是个庞然大物,其掌教包括三殿三院高层皆是元婴级别修士。

    入夜,月朗星稀,天悦亭东南方位,一座诺大的青色光幕矗立于山脉中央,远处,一道遁光激射而来,落至光幕跟前,现出一面目清秀男子身形,正是从轩堂城赶来的唐宁。

    他手一挥,符箓没入光幕之中,等候了约莫盏茶时间,只见光幕消融出一角,一个身影自内而出,乃是一名身着太玄宗服饰,方面大耳的男子。

    唐宁迎上前去,稽首行礼,翻出宗门令牌递交给他:“直属大队第七小队弟子唐宁,奉本部大队主事之命,有要事拜见贵部方源师叔。”

    男子接过令牌,查看了身份,遂复还给他,稽首还礼道:“原来是直属大队唐师弟,在下武行轩,随我来吧!”

    两人入了里间,来到一座木屋前:“唐师弟,本部方源师叔前几日有事外出了,现不在队中,你先在此等候。”

    “不知方师叔何时回来?”

    “这可说不准,或许几日,或许十几日,但月底议事之前肯定回来,如果事情很着急的话,可以和我说。”

    “我奉本部大队主事之命,要我同方师叔商议,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吧!”

    “那好,若是有什么事儿,你直接来找我就好了,山顶议事殿前有人值守。”

    “有劳武师兄了,若方师叔归来,还请知会我一声。”

    “明白,我先告辞了。”

    武行轩说罢,遁光腾空而去。

    ………

    几日时间一晃即过,这日辰时左右,屋外一道遁光落下,唐宁神识早察觉到有人行来,连忙收起仙珠母蚌。

    很快,脚步声响起,敲门声传来。

    他起身打开屋室木门,外间矗立着一个男子,正是武行轩。

    “唐师弟,本部方源师叔昨晚已归洞府,你的事情今早我向他禀告过了,方师叔很重视,现就在本部议事大殿等候。请随我来吧!”

    “好。”唐宁点头应道,两人遁光腾起,不多时,来到一座大殿前,内里石阶上方主座上,端坐着一名身形清瘦的儒雅男子。

    “方师叔,这位就是直属大队第六小队弟子唐宁。”武行轩在一旁介绍道。

    “弟子拜见方师叔。”唐宁上前躬身行礼。

    “听行轩说,是贵部主事黄渊师叔派你来的?”方源开口问道。

    “是,黄师叔祖有件私事想请方师叔相助。”

    “什么事?”唐宁看了旁边武行轩一样,有些欲言又止。

    “你先去吧!”方源挥了挥手。

    “是。”武行轩应声而退。

    唐宁眼见其出了大殿,才开口道:“黄师叔祖需要一株千年血骨花,经弟子打探得知,天悦亭陈家家主手中正好就有一株,因此师叔祖派弟子来处理此事,弟子在天悦亭人生地不熟,跟陈家素无往来,故斗胆请方师叔相助。”

    “此事易耳,我与那陈家家主还算有几分交情,待会儿我带你去便是了,若他手中的确有千年血骨的话,应该不成问题。”

    “师叔,这件事儿还有一个难处,弟子打听得知陈家花了一千万灵石才将千年血骨花拍下,可弟子手中只有一百万灵石,您看?”

    “哦?这的确难办。”

    “知晓此事难办,不然弟子也不会来请师叔相助,这是黄师叔祖交给弟子的任务,没法子,他就只给了弟子一百万灵石,让弟子去将千年血骨花取来。”

    方源沉吟道:“一千万灵石之物,花一百万就想拿来,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你来找我,是黄师叔意思吗?”

    “黄师叔祖没有明说,是本部队长余乾师叔告诉弟子的,彼时他也再场,弟子领命而去后,余师叔告诫弟子,可请您相助。当然了,他也说了,若是您觉得为难的话,那就算了。弟子只能另想法子。”

    方源笑了笑:“既是为黄师叔办事,怎能不尽心竭力,事情虽然难办,但我们这些做弟子的,也只有逢山开路遇水填桥。这样吧!我们现在就动身,先去陈家,看看他们态度再说。”

    “是,多谢师叔相助。”两人出了大殿,遁光直起,离了光幕,朝西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