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趣阁 > 科幻小说 > 凶灵秘闻录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留下陪我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留下陪我

 热门推荐:
    想是这么想,事实也确实如此。

    十几秒后,何飞脱离河水底上潜至中层区域,距离水面越来越近。

    只是……

    由于一门心思意在登岸,加之注意力也全放在浮出水面之故,上潜过程中何飞忽略了某一细节,某个因水下昏暗而极难发现的诡异细节。

    就在青年奋力朝水面上潜之际,不知何时,青年正下方,或者说在河底深处,在下方那幽暗漆黑的深水中,某个东西正徐徐上升着,径直朝位于上方的何飞悄无声息靠近着……

    与此同时,镜头转移至水面,转移至外界那依旧暴雨瓢泼雷声滚滚的陆地中。

    镜头在跃出河面后没有停留,而是继续上升,接连上升。

    直至上升到一定高度,到达飞鸟翱翔的俯览程度,镜头才堪堪停止,假如此刻以高空视角俯览下方,观察下方水域宽阔的河面,那么,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赫然一幕恐怖画面,一幕足将任何人活活吓死的骇人画面:

    定睛看去,就见河面中浮现出一张人脸。

    一张女人脸!

    一张近乎将整片河面填满充斥的巨型女人脸!

    .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更无人知晓河里发生了什么,唯一知晓的是,此刻,这张约百米宽高的女人脸孔正嘴角扬起咧嘴狞笑着,维持着极其扭曲可怕笑容。

    ……………

    轰隆,轰隆隆!

    电闪雷鸣的极致暴雨自始至终肆虐的大地,将本该充斥乡间美景的村庄连同所有万物更改成洪水地狱,这里雨量惊人,水花翻涌,搭配着滚滚雷鸣就这样呈现出一幕末日景象,一幕几乎分不清陆地天空的水之海洋。

    河中,水下……

    何飞快要坚持不住了。

    非是他不愿坚持,而是他体能不支,从最初下河到上身往返,期间消耗了他大量体力,加之河水太冷冻意席卷,渐渐的,何飞肢体麻木,力有不及,事态逐渐朝不利方向倾斜转移。

    如果所以上这些还只是外在因素的话,那么真正导致情况恶劣的最大原因则在于,缺氧。

    缺氧感越来越浓,令何飞越来越来受,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没经历过溺水之人很难体会,难受,无法呼吸所带来的痛苦难受,那种想要呼吸可又不能呼吸的肺部翻涌。

    你能在水里呼吸吗?你以为你是鱼吗?

    目前何飞就这样在万分难受的状态中持续移动着,在水中奋力上潜着,随着缺氧症状持续加重,为了能极快浮出水面,潜意识间,何飞甚至曾萌生出将身边女尸抛弃的念头冲动,是啊,只要抛下女尸,没有累赘的自己便无疑能快速付出水面,到那个时候,自己就能畅快呼吸新鲜空气了。

    当然念头终归只是念头,理智告诉他决不能这么做,抛下女尸你或许会因少掉累赘而快速浮出水面呼吸空气,可这样一来你之前所做一切便彻底前功尽弃,到了那时,没有将尸体带回岸边的你会有何种结局?而一直无法获得释放的女螝又会不会放过你?

    (快,快点啊!)

    基于这种思绪,搭配求生信念,狠狠咬了咬牙,何飞无视疲惫继续坚持,依旧摆动着那几近被冻僵的肢体奋力上潜着,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毕竟他不想死!

    所以他哪怕在难受也要坚持,咬牙坚持,坚持到浮出水面游回岸边为止!

    可……

    伴随着时间流逝,当时间即将到达第三分钟之际,同时也正当何飞距离水面亦仅剩最后几十米之际……

    “一个人好寂寞,留下来陪我吧。”

    忽然间,不知是缺氧导致错觉还是疲惫带来幻听,就在何飞坚持信念持续上游时,他好像听到了声音,一段清晰可闻的女人话语径直贯穿耳膜映入耳中。

    这里是哪?

    毫无疑问这里是河中,是极其标准的水下环境,话虽如此,可问题是,水中能听到声音吗?水里又能传播声音吗?

    咯噔!

    想到这里,何飞心脏猛然狂跳,人更是刹那间面色大变,变得惨白,难看,毫无血色的尽是惊恐!

    事实虽是如此,但真正导致他有此反应的却并非声音,而是紧随其后的另一现象,或者说一颗不知何时浮现身侧的女人头颅!!!

    头颅披头散发肆意飘舞,在温度极低的河水中莫名其妙突兀冒出,悄然出现在何飞身边,入目所及,就见其没有身躯,没有四肢,仅仅只是颗人头而已,而人头样貌则和自己目前正抱着的女尸一模一样。

    赵环珍!!!

    没想到直到现在女螝仍不打算放过自己!

    “我好冷,好寂寞,留下来陪我,留下来陪我啊……”

    此刻,赵环珍的脑袋就这样漂浮在何飞身边,长到可怕的头发在水中四散飘动,面无表情的惨白脸庞直直对着青年,头颅在晃动,一闭一合的嘴巴亦接连不断发出声音,发出就算在水中仍能清晰可闻的渗人哀嚎。

    “留下来,留下来陪我……”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恐怖一幕,何飞着实被吓惨了,吓得他头皮发炸身体狂抖,险些呛水而死,但是,凭借着那颗求生之心,依靠着强烈求生意念,深知在不浮出水面就只有活活憋死的他竟强行压住了恐惧,尤其待发现女螝头颅只是漂浮身旁凄厉哀嚎而没有攻击自己后,青年抓住机会,无视了环绕身侧女螝脑袋,无视了女螝那要求他留下的凄惨哀嚎,大学生强压恐惧疯狂划水,游动速度进一步增加。

    或者说,对于即将窒息而死的何飞飞而言,强烈的呼吸欲望甚至压过了对女螝的恐惧!

    只可惜,哪怕强压恐惧拼命上潜,事实上何飞仍有忽略,从而忘记了一句千古不变的至理名言,那就是……

    愿望向来是美好的,现实却往往不遂人愿,现实是什么?现实是残酷的,永远是残酷的!

    “留下来陪我!为什么不留下来?为什么!为什么啊!?”

    不知是被青年的不予理会所刺激还是极度不愿对方浮出河面,猛然间,身边,那颗早先还面无表情的女螝脑袋瞬间表情骤变,整张脸被狰狞恶毒所充斥,嘴里发出的话语亦愈发凄厉,愈发响亮,朝近在咫尺的何飞凄厉咆哮。

    接下来,人头数量增加,凭空增加无数倍!

    是的,人头嘶吼刚一结束,周遭,寂静幽暗的河水中再次冒出人头,眨眼间凭空冒出大量密密麻麻女人脑袋,人头数量出奇之多,多到难以计数,初步估计最少也有数千颗之多!!!

    除数量奇多遍布周遭外,头颅模样仍然相同,统统是赵环珍样貌,且每一张脸皆面朝何飞,集体用赤红眼珠死死盯着何飞,盯着这名正怀抱尸体拼命上潜的普通人类。

    由于置身水中,何飞并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被吓尿裤裆,可他却知道自己快要被吓死了,他的肾上腺正急剧飙升濒临上限,他即将被这突兀出现的骇人场景给吓得胆汁破裂一命呜呼,同时这一幕还间接导致他神志消散,力量锐减,身躯逐渐失去感知。

    直到……

    直到发现窒息感仍然存在,确认心脏仍在跳动,何飞才重新意识到自己暂时还活着,依旧不算死亡。

    可,那又怎样?

    以如今这种态势,死了和没死区别不大,因为……

    身边全是女螝脑袋!!!

    数以千计的赵环珍脑袋就这样环绕在自己身边,无数张狰狞螝脸正面朝自己,无数双赤红眼睛正死盯自己,连同一起的还有咆哮,由近千颗人头脑袋共同发出的恶毒诅咒,永无止境疯狂怒吼:

    “留下来!”

    “留下来陪我!”

    “我好寂寞,你要留下来,你要留下来!”

    “不要走,留下来陪我!”

    “留下来陪我!”

    ………

    无数咆哮怒吼回荡耳旁,各种凄厉哀嚎响彻大脑,声音笼罩下,何飞思维混乱,游动速度愈发降低,在加之那愈演愈烈缺氧窒息感,恍惚间,何飞被疲惫包裹,被完完全全包裹笼罩,他,很累,感觉自己非常累。

    累了怎么办?

    答案自然是休息。

    (是啊,既然这么累,那我干嘛还要拼死拼活挣扎求生,或许选择留在河里是个不错选择,毕竟只要彻底放弃我就能休息了,获得充足休息,我累了,真的好累,好想闭上眼睛睡上一觉啊……)

    于是,就这样,随着身边一颗颗女螝头颅飘舞环绕,随着现场无数道哀嚎嘶吼冲击耳膜,外加空气不足缺氧严重,何飞逐渐意识不清,大脑逐渐趋于模糊,早先还奋力上潜拼命滑动的身体亦在模糊中动作减慢,幅度越来越小,越来越弱,直至再不动弹。

    何飞停止了。

    停止了上潜,停止了游动,在还差十几米就要浮出水面时定格水中失去动静。

    然后……

    身体开始下沉,就这样在聚拢周遭的女螝头颅注视下和女尸一起向下沉去,朝那漆黑阴暗且永无阳光的河底深渊缓缓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