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葫剑仙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风云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风云

 热门推荐:
    巨大肉球的触须,似乎能够轻易化解众人的神通,不管是什么法术遇到这些触须,立刻就不攻自破了。

    无双城的六位化劫老祖,即便手段齐出,也不是沈凌天的对手,被十余根触须从半空中打落,和八大派的掌门一样,跌落在苍南山的山巅。

    伍慈吐了一口鲜血,盯着半空中的肉球,高声道:

    “沈凌天!这里不是蛊王山,你如此肆无忌惮,当真不把令狐城主放在眼里了吗?”

    “令狐柏?”

    半空中的肉球哈哈笑道:“他都已经失踪了多少年了?你们不知道原因,我却是知道一点,这厮运气不好,如今自身难保,怕是顾不上你们了!”

    就在此时,林月缺忽然上前一步,拱手说道:

    “圣主,何必与他们废话,这些人竟敢对您不敬,不如格杀勿论,以彰圣主之威!”

    要说他突然上前谏言,也是事出有因。

    就在不久前,祈灵山山谷之中,梁言斩杀了他的分身,而远在苍南山山顶的本尊,眼角骤然一跳,几乎在同一时间就感应到了。

    “糟了!我的分身居然被灭了不可能啊,那小子区区一个金丹境的修士,纵然有通天的手段,也不是我那分身的对手难道还有高人相助?”

    ps://m.vp.

    林月缺心念电转,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是无双城叛徒,曾经欺师灭祖,如今又挑起无双域大乱,早已经积重难返,根本没有回头路可言了。

    如今的林月缺,只一门心思想除掉这些曾经的同僚,以防今日之事出现变数。

    退一步来说,就算伍慈这些人真的愿意投降,加入了蛊王山,那今后还不是自己的死对头?所以站在他的角度而言,最好是让这些人直接死在这里。

    “别急,这些人都还对我有用!”

    巨大肉球嗡嗡道:“我知道你的处境为难,本座答应你的事情绝不反悔,回去之后就开启圣山,为你奠定圣人之基!”

    “多谢圣主!”

    林月缺听得脸色大喜,急忙向下跪倒。

    “还不快点把天机匣交给本座?”巨大肉球再次开口道。

    “是!”

    林月缺神色恭敬,低头轻轻抚摸了一下手中的玉匣,眼里闪过一丝不舍之色。

    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神还是重新变得坚定起来,双手轻轻一推,就把天机匣送到了沈凌天的面前。

    “哈哈哈!”

    那巨大肉球的触须卷过天机匣,裂缝之中发出大笑之声:

    “冯玉兰,当年你宁肯自曝元神,也不让我得到天机匣,可最后结果又如何呢,这东西还不是到了我的手上?!”

    “还有令狐柏,你处处与我做对,如今下场如何?本座今日就收了你的部下,灭了你的道场,让你沦为一个孤魂野鬼!”

    沈凌天因为某个原因觊觎天机匣多年,如今终于称心如意,心中实在是畅快至极。

    他大笑过后,也不去管山巅上的无双城修士以及八大派掌门,而是把自己的两条触须伸向了天机匣。

    虽然看不到它的五官,但山巅上的众人,都能感觉到这个巨大肉球的兴奋之意。

    天机匣被沈凌天的两条触手卷中,居然发出轻轻的颤抖,似乎想要从他手上逃离。

    “好宝贝!当年被你从我面前溜走,今日可不会发生那种事情了!”

    沈凌天的声音兴奋至极,两条触须轻轻扭动,各自发出一道红光没入了玉匣之中。

    红光进入以后,原本躁动不安的天机匣立刻就安静了下来,紧接着盒内发出“啪嗒,啪嗒!”两声,似乎已经被他用秘法打开了盒盖。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那天机匣的盒盖虽然向上打开,但里面却腾起一道诡异的灰气,瞬间就攀上了沈凌天的两条触须,并且沿着触须一路向上蔓延,眼看就要接触到肉球的本体。

    “这是?!”

    巨大肉球嗡嗡一声,语气中带着疑惑。

    下一刻,他就看见自己的两条触须居然变得如同死灰一般,再被四周狂风一吹,瞬间断成了几截。

    “啊!”

    沈凌天惨叫一声,心中惊讶到了极点!

    要知道他是圣人之躯,又修成血帝真身,堪称万法不沾、圣体不灭,就算是伍慈、上官千叶这样的高手,所用的神通法术也会被自己的触须轻易化解。

    如今这一缕小小的灰气,为何能够损坏自己的法体?

    此时此刻,触碰到灰气的两截触须已经彻底灰飞烟灭,天机匣也从手中跌落了下去,

    但沈凌天根本无心他顾,因为他看见那一缕灰气已经蔓延到了自己的本体肉球之上,根本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运转神通,在体内生出一股‘混沌血煞’,想要将那缕灰气强行镇压下去。

    便在此时,半空之中忽然响起一声清鸣,恰似鹰击长空,气贯苍穹。

    以苍南山山巅为中心,方圆百里之内,无数白云翻滚,犹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所操控,居然在高空中急速旋转了起来。

    与此同时,苍南山的另一边,狂风骤起,无数大小龙卷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最后形成了一根由狂风组成的圆柱,贯通在苍南山山巅和天外苍穹之间。

    但凡在场之人抬头看去,就会看见这样一个奇景,茫茫苍穹之下,有两根通天之柱,其中一根由万里白云汇聚而成,另一根则由无数狂风组成。

    再仔细一看,云层之中,似乎还有一个人影飘飘而来。

    来人在半空之中把手一招,周围的白云和狂风立刻听令,两根通天之柱全都调转方向,往沈凌天的头顶撞去。

    白云之柱和狂风之柱合在一起,立刻卷起滔天气浪,整个苍南山山巅,连带周围的祈灵山山谷,无疆山山脉,黄龙山山川,全都开始震荡起来。

    随着一颗接一颗的山石浮上半空,周围千里之地的灵气都开始疯狂暴走,这些灵气飘上高空,化作千丝万缕,最后全都汇聚到了苍南山山顶的风云之中。

    而由风云形成的巨大漩涡已经贯穿了天地,重重地压在了沈凌天的身上。

    无俦狂风之下,沈凌天触须狂舞,血红色的肉身又向外膨胀了数十倍,化作一只参天肉球,将那风云双柱死死抵住。

    “令狐柏,你居然还没死!”

    苍穹之上,沈凌天的声音透过重重罡风传了出来。

    与此同时,云中来人也已经到了苍南山山顶。

    此人足踏雪鹰,长发披散,衣着虽然是极为朴素的书生装,但穿在他的身上却自有一股雍容华贵之感,尤其那一双眼眸,犹如九天寒星,令人望而生畏!

    “城主!”

    无双城的几位化劫老祖,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除了伍慈以外,其余人全都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半空中的身影,似乎生怕一眨眼此人又消失不见了。

    至于无双城的那些通玄真君和金丹城徒,有人神情振奋,有人欢呼雀跃,甚至有人喜极而泣,片刻之后,几乎同时跪地参拜,口中恭声道:

    “恭迎城主法驾!”

    “免礼。”

    苍鹰背上的书生脸色平静,看不出喜怒,只把目光一转,落在了不远处的林月缺和灵威居士身上。

    这两人见他从天外天现身而来,早就已经吓得肝胆俱裂!

    其中灵威居士眼神慌乱,手中法诀一掐,整个人化作一道遁光,竟是对自己的徒子徒孙不管不顾,直接夺路而逃了。

    林月缺倒和他不一样,此刻面如死灰,不跑也不叫,只是跪倒在地,冲苍鹰背上的书生磕头如捣蒜。

    那书生的眼中没有丝毫波动,抬手轻轻一点,远处风云忽的扭为一团,化作一柄无形刀刃,把逃跑中的灵威居士一刀腰斩了。

    那灵威居士,堂堂一宗之主,破一灾渡四难的修为,在这书生的手中,竟连一招都没有接住!

    只不过,被斩成两半的残躯,并没有立刻从半空跌落,那灵威居士的上半身往东,下半身往西,看样子还想往两个相反的方向逃跑。

    然而没等它们跑出多远,附近虚空一阵动荡,片刻后冒出一条花白大蛇,先是一口把灵威居士的上半身吞入腹中,接着尾巴一卷,又把他的下半身也卷了回来,同样是一口吞下!

    那白蛇吞了灵威居士的两截残躯,在半空把身一扭,下一刻便横渡虚空,直接来到了书生的身旁。

    与此同时,白蛇的整个身躯也在变小变细,最后化为一条寸许来长的细绳,缠绕在他左手的手腕上。

    书生收了白蛇,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磕头不止的林月缺,道:

    “入我笼中来。”

    “是!”

    林月缺浑身发抖,既不敢逃跑,也不敢求情,只在地上一滚,化作一道寸长蓝芒,飞上高空,被那书生足下的苍鹰叼进了嘴里,直接一口吞下。

    此时此刻,苍南山山巅,除了狂风呼啸,云霞变化以外,再也没有一点动静,所有人都在原地不动,几乎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令狐柏,无双城城主,这个名字足以让无双域的所有人俯首称臣。

    而眼前这个书生就是令狐柏!

    不同于沈凌天,他统帅无双域长达万年之久,这些所谓的九大派掌门,化劫老祖,很多当年还只是个练气期的童子时,令狐柏就已经是圣人果位了!

    面对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书生,底下的所有人都生不出反抗之心来。

    “令狐柏!你这卑鄙小人,他们怕你,我可不怕你!”

    风云之下,沈凌天所化的肉球一涨一缩,成百上千的触须在半空挥舞不断,将周围涌来的狂暴灵力死死抵住。

    他的巨口一开一合,声音似乎有些恼羞成怒。

    “天机匣内是不是你做了手脚?当年和昆仑老儿一战,你是诈败的?你做这么多,就是为了把我从蛊王山引来?”

    “不错,这就叫请君入瓮!”

    半空之中,令狐柏淡淡开口道:“若我当年没有输给萧昆仑,你又怎会不远千里,到我无双域来?倘若我还在无双城,这些妖魔小丑又怎敢露出马脚?无双域今日之乱,可以说都是由我一手促成,也是由我一手掌控!”

    他这番话声音虽轻,但落在下方八大派掌门的耳中,却不啻于九天惊雷!

    无双城城主失踪了整整三百年,这些掌门也渐渐起了疑心,利益驱使之下,又受了别人的挑拨,这才有了今日的苍南山之约。

    他们想要争夺天机匣,却不知道“天机匣”本身就是令狐柏的鱼饵,专门用来钓沈凌天这条大鱼!

    可笑自己勾心斗角,算计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却只是别人棋局中,一个不起眼的棋子罢了。

    “得‘六指遗骨’者得天机匣,这消息也是你暗中放出来的?”半空之中,沈凌天的声音带着几分懊恼。

    “不错,世上哪有什么天机匣,不过是冯玉兰和我下的一局棋罢了!”令狐柏淡淡道。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冯玉兰当年我亲眼见过,的确是‘极阴寂灭体’,如果没有‘天机匣’的帮助,他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改换体质,进入化劫境!”沈凌天的声音尖锐,透着一股歇斯里底的疯狂。

    令狐柏听他说完,忽的笑了起来:“如果你当年认识的冯玉兰,和之后迈入化劫境的冯玉兰,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呢?”

    “什么?!”

    沈凌天所化的肉球明显颤动了一下,随即哑声道:“骗局令狐柏,你这卑鄙小人,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骗局!世上根本没有天机匣!”

    他说到最后,几乎是全力吼了出来,显然已经气愤到了极点。

    与此同时,肉球之上的数百根触须不断挥动,在半空中画出一个个诡异的符文,最后形成一片血色领域,将整个苍南山山巅都笼罩了进去。

    令狐柏见后,却是丝毫不惧,半空中身形一转,人就到了苍穹之外。

    “哼!堂堂蛊王山的山主,居然听信他人之言,把自己炼成了蛊虫,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就算这世上真有天机匣,也救不了你!”

    令狐柏的声音响彻苍穹,双手在风柱和云柱上各自一拍,风云双柱立刻合并在一起,仿佛一条沟通天地的漩涡,把沈凌天连同他的血色结界一齐卷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