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趣阁 > > 萧晨董幼恩 > 章节目录 第9章 恩将仇报

章节目录 第9章 恩将仇报

 热门推荐:
    第9章恩将仇报

    什么!

    董家人见鬼一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顶级豪门,徐家掌舵者,磕头认错。

    认错的对象,还是董幼恩!

    砰砰砰!

    徐猛磕头不停,脑海中只有一句话。

    得不到原谅,徐家从此消失!

    董幼恩心地善良,何曾见过如此血腥场面,惊慌道:“你......别这样,快点起来呀!”

    徐猛磕头道:“犬子有眼不识泰山,冒犯董小姐,如果您不原谅,徐猛会磕头到死!”

    这不是玩笑!

    要么他磕头到死,要么徐家全死!

    徐猛不会,也不敢怀疑叶步宇的手段。

    董幼恩吓住了:“我原谅你,快点起来,别磕头了,好多血!”

    萧晨心中叹息。

    妻子太仁慈了,换做他人,遭到奇耻大辱,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仇人。

    不过正是萧晨喜欢董幼恩的地方。

    天真无邪,善良温柔。

    徐猛狂喜,不过不敢起身,说道:“叶董说了,若不能让董小姐满意,他将整死徐家,请董小姐明示,怎么消除怒气?”

    董幼恩从未欺负过他人,茫然看着萧晨。

    萧晨神色淡漠:“叶步宇没告诉你,怎么做吗?”

    徐猛心头一颤。

    董幼恩蒙在鼓里,不知道所谓惩罚是什么。

    但徐猛明白!

    徐猛起身,揪住满脸是血的猪头,沉声道:“犬子冒犯董小姐,罪不可恕!”

    说完掏出一把匕首!

    “猪头”模糊醒来,瞥见徐猛眼睛里杀气,尖叫:“爸,不要啊,我是你儿子!”

    徐猛深呼吸:“要么自宫,要么自裁,你选一个!”

    “猪头”浑身哆嗦,心中绝望。

    他不想死,可自宫的话,比死更痛苦。

    以后龙城大把女人,他作为一个太监,只能看不能玩!

    比杀了他更难受。

    “猪头”忽然明悟,扑倒在董幼恩面前,哀嚎道:“董小姐,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放条生路!”

    “你是徐明泽!”

    董幼恩恍然,震惊不已。

    董家人目瞪口呆。

    刚才在董家不可一世的徐明泽,便是眼前不成人样的东西?

    董幼恩见徐明泽凄惨样子,心中一软,便要答应。

    萧晨拦住,提醒道:“若不是叶步宇发话,你觉得徐家会放过你吗?”

    徐明泽亵渎董幼恩,触碰了逆鳞。

    不灭掉徐家,已算仁慈。

    董幼恩俏脸微变,犹豫不定。

    在几分钟前,她其实做了一个决定,宁愿自裁,也不愿意被玷污。

    董幼恩想通后,别过头。

    徐猛心中一沉,明白该如何取舍了,抄起匕首,刺向儿子裤裆。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鲜血满地。

    徐明泽捂着裤裆,满地翻滚,疼晕过去。

    董幼恩捂着眼睛,扑倒在萧晨怀中:“杀人了!”

    萧晨目光冰冷:“滚!”

    徐猛松口气,命人抱起儿子,走出庭院,像是苍老十岁。

    儿子废了!

    但能如何?

    这个不争气的孽障,居然敢辱骂叶步宇,差点把徐家拖入深渊。

    在家族和儿子之间选择。

    徐猛毫不犹豫选择家族,牺牲儿子。

    徐明泽变成太监,无法生育。

    可是徐猛外面大把私生子。

    不差这一个!

    老宅客厅,安静得落针可闻。

    若不是地上残留血迹,董家人以为在做梦。

    怀中人瑟瑟发抖,萧晨心疼不已。

    萧晨不停安抚董幼恩。

    “**,你怎么还赖在家里?”

    一道尖锐冷笑传来,董幼梅搀扶老爷子,指着董幼恩,“赶紧去洗个澡,把徐二少伺候好了,免得连累董家!”

    他们躲在楼上,瞧见徐家车队离开才敢下来。

    董幼梅满面得意,借助徐家的手,不但收拾了萧晨,还把董幼恩推入暗无天日深渊。

    一举两得!

    但奇怪的是,徐家离开,董幼恩与萧晨为何没被带走?

    此时,王芹凑到女儿耳边,将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董忠耀在旁边听得清楚,身体巨震,琢磨起来。

    他没想到堂堂千禧集团叶步宇,居然给董幼恩出头。

    难道两人认识?

    董忠耀有些懊悔。

    董幼梅想了一会儿,幡然醒悟,冷笑道:“我说徐董为何不带走你们,估计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董家人神色诧异。

    王芹灵机一动:“你们忘记了,我女儿得到战神授勋大典邀请函,千禧集团虽然厉害,不过与战神相比,那是不值一提。叶步宇必定看在我女儿面子才惩罚徐家,说起来,他们能活着沾了你的光呢。”

    “董幼恩,快点跪下,感谢救命之恩!”

    董家人恍然大悟。

    董忠耀暗松口气,这番推理没毛病。

    萧晨摇头失笑。

    论脸皮厚,没几个人超过她们。

    董幼恩犹豫不定,觉得有点道理,欲言又止。

    萧晨冷笑:“你真觉得叶步宇认识你?”

    董幼梅仰着脖颈,骄傲道:“我得到邀请函,地位远超叶步宇,他在跟我示好,你这个穷鬼,怎么可能明白大人物的做事手段。”

    董家人立即恭维起来。

    “董家崛起落在幼梅身上,以后在她领导下必然走向巅峰。”

    “某人不知感恩,这种忘恩负义之徒,还有脸留在董家?”

    “幼梅心胸宽广,不予计较,不愧是做大事之人。”

    空气中弥漫马屁味,董幼梅身体飘了,望着董幼恩那张绝美的脸,妒忌道,“没教养的东西,现在下跪来得及,不然等我参加授勋大殿,你连跪拜资格都没有。”

    “还不快点跪谢!”

    董文跳出来,脸色难看,“你堂姐不计前嫌,你赶紧认错。”

    何梅急促道:“女儿啊,别瞎了眼,跟着那个废物能有什么好日子,赶紧取悦你堂姐,跟着她以后有好日子过。”

    董幼恩神色倔强,让她给堂姐跪下,不可能。

    董幼梅暴怒,扑向董幼恩:“**,给脸不要脸,我让你跪下,听不见吗?”

    啪!

    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客厅。

    董家人惊骇欲绝。

    这是萧晨再次打了董幼梅。

    董幼梅捂着脸颊,神色怨毒:“你个畜生,竟然敢打我,知道后果吗?”

    砰!

    萧晨一脚将董幼梅踹翻在地,目光冰寒:“辱我妻者,杀无赦!”

    “看来上次教训不够深刻!”

    神威一震,客厅笼罩寒气。

    萧晨动了杀机,一步上前,准备拍死董幼梅。

    “不要!”

    董幼恩拦住萧晨,泪眼婆娑,“萧晨,不要冲动,我们走吧。”

    对于这个冷血无情的董家,她不愿呆一秒钟。

    萧晨看着伤心欲绝的妻子,收敛杀机:“我听你的。”

    两人朝门口走去。

    董幼梅捂着脸颊,神色怨毒:“**,如果你今天不跪下道歉,我要你在董家族谱上除名!”

    董幼恩身体一颤,心中绝望。

    萧晨停步,冷声道:“你们会求着她回家。”

    董幼梅仰天狂笑,森然道:“痴人说梦,两个蠢货,等我从盛典回来,一定让你们生不如死!”

    董家人面露讽刺,觉得萧晨失心疯了。

    董幼梅怨毒道:“爷爷,我建议立刻把家谱上的名字抹掉,以免那个**连累董家!”

    董忠耀讨好:“无需跟这种人生气,保重身体去盛典,其他事情我让人操作就行了。”

    董幼梅这才罢休,冷笑不已。

    伏龙巷传来刹车声。

    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察冲进老宅,亮出逮捕令:“长乐药材公司提供有素药材,触犯了法律,千禧集团已经起诉,你们谁是企业法人,跟我们走一趟!”

    董家人惊若寒蝉,齐齐望着董忠耀。

    董忠耀脸色惨白,给一个个族人使眼色,让他们出来顶包。

    可惜没有人敢对视,因为一旦顶包,需要坐牢!

    董幼梅心思转动,生出一条毒计:“爷爷,长乐药材公司的企业法人,不是董幼恩吗?”

    董忠耀狂喜:“不错,企业法人是董幼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