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趣阁 > > 萧晨董幼恩 > 章节目录 第19章 首富被打了

章节目录 第19章 首富被打了

 热门推荐:
    第19章首富被打了

    富成国际公寓里,董文夫妇拽着女儿,丢在沙发上,余怒未消。

    何梅咬牙切齿:“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我从没见过那么爱慕虚荣的人,找人扮演龙城首富,万一被人家知道了,被笑话都是小事情,首富追究起来,你有几个脑袋?”

    董文黑脸:“岂有此理,你要是再跟萧晨联系,我打断你的腿!”

    董幼恩默默垂泪,心里难过。

    她没想到董幼恩为了得到父母认可,居然花钱雇人假扮首富,是否解决问题倒是其次,关键是这个人已经不可信。

    即便打着爱情的幌子,人品已经出现严重问题。

    董幼恩茫然望着窗外,一言不发。

    何梅摔了厨房的东西,表现歇斯底里:“我这是造的什么孽,生了个不孝女儿,还欠下一千万,一千万啊,这日子怎么过。”

    “都怪你!”

    何梅怒视丈夫,吼道,“你们董家无情无义,平日看不起你就算了,现在还用长乐药材坑你,这不是把我们家往死里逼吗?”

    董文不悦道:“我不许你这么说,他毕竟是我爸。”

    “就是因为是你爸,我们日子才那么苦!”

    “董文,你摸摸良心,这些年对得起我们吗?你大哥董武住豪车,开豪车,你呢,一个爹妈生的,过的那么窝囊。”

    何梅将这些年累计的怨气发泄出来。

    董文也不服气:“这能怪我吗,要不是女儿跟萧晨捣乱,幼梅也不会那么恨我们。”

    “都怪那个萧晨!”

    “废物,窝囊废。”

    董文对萧晨的意见很大,恨不得将他弄死。

    董幼恩咬着嘴唇,心死如灰。

    董文夫妇越说越气,从刚开始的吵闹,变成扭打在一起。

    “不要吵了!”

    一道愤怒的咆哮,让公寓安静下来,董幼恩哭泣道,“我错了,行不行!一千万我去想办法!”

    董文夫妇沉默。

    董幼恩深呼吸,眼神坚定:“一切问题在董幼梅身上,她恨我也好,烦我也罢,我去求她,只要她答应放过咱们家,任何委屈我独自承担。”

    董文眼睛一亮,兴奋道:“对呀,只要得到幼梅的原谅,咱们还可以回家。”

    何梅附和道:“女儿,咱们马上去董家,求得幼梅的原谅。”

    董幼恩望着自己的父母,忽然陌生起来,问道:“如果她让我死呢。”

    “那就去呀。”

    董文急忙说道,不过发现女儿神色不对,尴尬笑了笑。

    何梅瞪了一眼,干笑道:“放心,幼梅只是在生气,等你认错就好了,她怎么会让你去死。”

    董幼恩心中苦涩。

    怎么不会?

    连爸爸在医院抢救,董家都舍得见死不救。

    董文夫妇为了还钱,迫不及待拉着女儿出门,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求得幼梅原谅。

    这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三人来到小区,撞见了萧晨。

    萧晨上前,解释道:“幼恩,你去哪里?”

    董幼恩咬着嘴唇,摇摇头,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失望的叹息。

    董文冷笑:“萧晨,如果你还有点良心,不要再联系我女儿了。你把我们家害得不够惨吗?”

    何梅嗤笑:“花钱请人演戏,还是龙城首富,你吃了熊心豹子胆,想死别连累我们。”

    萧晨摊手:“他真是首富。”

    “闭嘴!”

    董幼恩再也听不下去,怒视萧晨,“到现在你还不知道错在什么地方,我在乎过他是首富吗?我在乎过你有钱有势吗?我在乎的是你的人品。”

    “萧晨,你让我太失望了!”

    “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

    董幼恩一把推开萧晨,抢先上车,狠狠关上车门。

    董文夫妇懒得搭理,开车离开。

    望着远去的车子,萧晨极其无奈。

    雪铁龙刚离开小区,一排豪车驶入富成国际,保安吓得不敢阻拦。

    牧龙小跑着来到萧晨面前,问道:“帝师,我已经叫人来证明了,政商两界的大人物,待会儿全部过来,我一定会在董小姐面前证明,我就是牧龙。”

    萧晨平静看了一眼牧龙,便上了黑色商务车。

    无声的一个眼神,让人如临深渊。

    牧龙脸色巨变,跪在地上。

    他脸色惨白,久久起不来。

    没多久,一辆辆豪车来到富城小区,政商两界权贵到来,见首富跪在地上,忙过来关心。

    “滚!”

    牧龙在萧晨面前,屁都不是,可是在这群权贵面前,依然是王者。

    他知道帝师对自己失望,接下来如果做的不满意,他的好日子到头不说,怎么死都不知道。

    所以牧龙极其惶恐:“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董小姐,证明我是牧龙!”

    一群权势吓得半死,不知道首富哪里来的火气,不过不敢违抗命令,纷纷行动起来。

    整个龙城好像要有大事发生。

    伏龙巷。

    董文夫妇带着女儿来到董家,客厅里充满欢声笑语。

    董幼梅把长乐药材的事情说了一遍,董家人无比配合,放肆嘲讽起来。董忠耀摇头,叹息道:“我活了一辈子,没见过那么爱慕虚荣的男人,结果怎么样?”

    董幼梅不屑:“这件事情如果让首富知道了,他们必死无疑。爷爷,要不咱们把事情跟首富汇报一下,说不定能搭上首富的关系,董家飞黄腾达。”

    董忠耀深以为然,希冀道:“可惜了,首富怎么会在意小小的董家,如果能跟首富搭上关系,董家必定更上一层楼。”

    董幼梅虽然得到了邀请函,但提到首富,依然觉得那是一个传奇。

    短短五年时间,便从一个小贩,变成了龙城首富。

    据说首富背后有军部一尊大人物的影子。

    董文夫妇踏入门槛,来到客厅。

    客厅里立刻恢复安静。

    董幼梅神色高傲,扫了一眼董幼恩,说道:“连龙城首富都要巴结你,董家的庙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董幼恩觉得颜面扫地,面对堂姐嘲笑,低头道:“堂姐,对不起。”

    董幼梅摆手,讽刺道:“别跟我道歉,我受不起。万一首富怪罪下来,董家都得完蛋呢。”

    董家人大笑起来。

    董文夫妇陪笑:“幼梅,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们吧。”

    董幼梅嘴角弯起,笑得阴冷。

    董文一巴掌打在女儿脸上,呵斥道:“还不快点跪下,给幼梅道歉,如果她不原谅你,一辈子不许起来。”

    董幼恩捂着脸颊,满腹委屈,不过为了家人,屈辱的准备下跪。

    董幼梅一脚将董幼恩踹在地上,冷笑道:“别跪了,上次给过机会,不知道珍惜,现在才知道求我,实话告诉你,我准备将你们亵渎首富的事情传出去,到时候首富生气,呵呵,你们知道后果。”

    董文夫妇吓得跪在地上,哀求道:“幼梅,求求你了,不要这么做!不然我们会死的。”

    他们见董幼梅没反应,又去求老爷子。

    董忠耀视而不见,冷漠无情。

    “跪下啊!”

    董文夫妇见女儿还站着,勃然大怒,“你就是个丧门星,不孝女,还不快点给幼梅跪下认错!”

    董幼恩泪流满面,尽管不愿意,依然缓缓弯腰。

    董幼梅内心兴奋,暗道,**,现在的惩罚只是开始,以后我慢慢跟你玩!

    突然,一道身影来到客厅,拦住了董幼恩,沉声道:“有我在,你不需要跟任何人下跪!”

    董幼恩抬头,望着萧晨,心头苦涩。

    董幼梅眯眼,森然道:“萧晨,你来更好,本来不知道怎么讨好首富,现在我打算把你抓起来,送到首富面前,你觉得首富会怎么处理?”

    董幼恩色变:“萧晨,你快走!”

    如果萧晨被绑到首富面前,必死无疑。

    既然对萧晨失望,可不想看到他死。

    萧晨摇头,认真道:“幼恩,请你相信你,真的没有欺骗你!”

    董幼恩苦笑:“现在说这个有用吗?”

    她依然不相信,首富屈尊,去长乐药材撕毁抵押合同,那太不合理了。

    董幼梅见两人死到临头还相互关心,内心怨恨:“萧晨,不要告诉我们,你跟首富认识。”

    萧晨淡淡道:“算是吧。”

    董幼梅捧腹:“笑死我了,你脸皮真厚,大家不知道吧,他花钱找人扮演首富,哎呦,不行了,我得坐着。”

    董家人非常配合,极尽嘲讽。

    董文夫妇恨不得拍死萧晨。

    董幼恩则心如死灰。

    到现在还吹牛,没救了!

    突然,外面传来凌乱脚步声,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夹着公文包,冲进了客厅。

    董幼梅看到来人,眼睛一亮,有了一个恶趣味的想法。

    董文夫妇则差点吐血。

    他么的,那个假扮首富的演员怎么追到这里来。

    董幼恩脸色泛白,很想找个洞钻进去。

    萧晨,你还嫌丢脸不够吗?

    牧龙来到董家,满头是汗,刚要说话。

    董幼梅冲上去,一巴掌打在牧龙脸上,冷笑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萧晨给你多少钱?”

    “你知道假扮首富,下场很会凄惨的吗?”

    董幼梅摇头,将董文一家的绝望和羞愧看在眼里,越发肯定牧龙就是一个演员。

    牧龙愣住,望着萧晨。

    萧晨掏出一支烟,默默抽了起来。

    牧龙身体一颤,立刻明白,帝师这是生气了。

    他望着神色高傲的董幼恩,动了杀机。

    董幼梅挑衅道:“怎么,不服气?”

    牧龙脸色恢复平静,淡淡道:“很好,希望你等下还能这么淡定。”

    董幼梅不屑道:“一个破演员而已,跟我叫板,真以为自己是首富?”

    “垃圾!”

    “废物!”

    董幼梅瞪着牧龙,狠狠道,“跟萧晨一起演戏,冒犯了首富,你还不知道事情严重性吧。”

    突然,一群权势慌乱冲进董家。

    董忠耀认识不少,其中一个,赫然是工商的高层,他立即站起来,满脸堆笑,迎了上去:“刘局首,您能来董家,蓬荜生辉......”

    可是工商的高层对董忠耀视而不见,径直穿过。

    董忠耀愣在原地。

    这群权贵来到牧龙身后,恭敬道:“牧董。”

    董家人色变。

    董幼梅娇躯一颤,忽然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