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趣阁 > 都市小说 > 豪门隐婚:傅少的掌心宠 > 章节目录 第64章 海边

章节目录 第64章 海边

 热门推荐:
    ☆免费小说阅读 [ ]

    “怎么会想着带我来海边?”明阮捡起一个贝壳,转头问。

    “从小大大,我最喜欢的地方只有大海。”找了块礁石坐下,傅聿宴神色淡淡,看上去是在怀念什么。

    学着傅聿宴的样子坐下,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张纸巾,明阮拿着贝壳在手里擦着。

    “几年前,我在这里等过一个人,我记得那天等了挺长时间,最后还是没见到她。”

    听着傅聿宴说的这些话,不知怎么,明阮眼前有一些碎片画面呼啸而过。

    仔细想的时候,却是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后来就再没来过了。”

    傅聿宴半笑着说出这句话,就好像不是什么值得放在心上的事情。

    明阮听出傅聿宴语气里的难过,也知道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安慰他,一定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那些碎片化的记忆就像是存心捣乱一般,蜂拥而至。

    一些画面中,明阮站在大海边,远远看着一个模糊的身影。

    虽说看不清脸,但感情明阮却是十分明了的,她好像很喜欢很喜欢,更准确点来说,不是喜欢,更像是……爱。

    那个身影,怎么看怎么眼熟,可是明阮就是想不起来他究竟是谁。

    “我一直想着再带她来看一看,只可惜……”

    听出傅聿宴言语里的落寞,明阮强忍下脑海中那些乱糟糟的画面,她忽的想起林别幽之前说的话。

    傅聿宴心里,好像有一个人,明阮有点想知道,那个她究竟是什么模样,究竟又多好,才能让他这般念念不忘。

    明阮强撑着回:“你是不是很喜欢她?”

    傅聿宴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明阮一眼,慢悠悠开口:“是啊……”

    接着,她看着他眼中的光一点点散开,铺满眼底。

    “很喜欢。”

    说完这句话,傅聿宴轻轻呼了口气,像是终于说出心中最深处的秘密一般,他接着说:“只可惜,她不记得我了。”

    明阮有些糊涂了,按照林别幽的话来说,这个人是消失了再也回不来。

    可傅聿宴言辞中间的信息却是这人还在,只是不记得自己而已。

    直觉告诉明阮这中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大脑就是不听话非要跟明阮捣乱一样, 乱七八糟的画面混杂在一起,搅得让人心慌。

    随着天色一点点暗下来,越来越多的画面冲击着明阮的大脑,记忆像是崩坏的河堤,随着水流四散飘零,刺激着每一根神经,痛的心慌。

    傅聿宴还在说什么,明阮完全听不清,耳边回响着嗡嗡的轰鸣,十分痛苦。

    “大哥,抓上来个女的,姿色还不错……”一个脸上生着恐怖疤痕的男人淫笑着说。

    画面一转,一双阴气森森又带着几分变态爱恋的眼睛出现在眼前,充满渴望的盯着自己。

    言语却带着可怕的疯狂占有欲。

    “说了这件事没得商量!”

    “她只能是我的!”

    “……孩子……就算了。”

    阴鸷的声音回响在耳边,带着极致的癫狂强烈的占有欲,仿佛下一秒能将人拆吃入腹。

    画面再一转,明阮整个人泡在刺鼻的药水中,昏黄的药水散发着刺鼻的难闻味道,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噼里啪啦掉落。

    有人远远走来,穿着苍白的研究服,过长的刘海遮住眼睛,让人看不真切。

    “第一天,情况正常,继续观察……”

    “可是,这项数据……”立刻有人反驳着。

    用尽全力去听他们之间的对话,却怎么都听不真切。

    画面继续旋转,明阮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身边都是穿着白色袍子的医生,手术刀反射着冰冷光泽。

    “开腹准备,第一次尝试。”

    碎片似的记忆让明阮痛苦万分,她越是想要看明白,那些碎片就像是长了镰刀的怪物,狠狠划拉着明阮的记忆,痛不欲生。

    下意识抓住傅聿宴的手,宽厚温暖的手掌带给明阮一点安全感,强撑着最后一点清明的意识, 明阮说:“聿宴,我觉得我有点不太好……”

    然后,傅聿宴只来得及接住倒向自己的明阮,最后一点理智被一声不知道来自哪里的大吼彻底打败。

    “有人掉崖!救人啊!”

    明阮只觉得坠入漆黑幽暗的大海,耳鼻都被海水狠狠灌满。

    “明阮……阿阮,不能睡。”有声音在耳边响起,满是焦急。

    “抓紧我,别松手,阿阮,睁开眼睛阿阮。”

    “我们会没事的,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不能睡。”

    是谁,究竟是谁,这段话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傅聿宴……是你吗……

    你究竟是谁,是谁……

    意识一点点飞远,带着长长的尾巴消失在明阮记忆深处。

    最后一点光亮消失不见,世界再次一片漆黑。

    卡宴疯了一般在路上飞驰,傅聿宴单手抓着电话,一通通打给不知道在哪里的苏一一。

    “喂。”苏一一略带慵懒的声音响起。

    “来医院!”傅聿宴压着心慌,吼。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遮盖住傅聿宴的声音,苏一一没听清:“啊?”

    “我踏马让你来医院!”

    砰!手机被狠狠砸在方向盘上,发出巨大声响。

    这动静大的,苏一一不可能听不见了。

    拽起还在喝酒的言述,苏一一直接往医院赶。

    急救病床车轮声回响在深夜安静的医院走廊中,明阮主治医生顶着傅聿宴满身的压力,怯懦的看着他,给氧的手指都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仅仅落后几分钟,苏一一同样赶到,看了满脸阴气的傅聿宴一眼,接过病床进了急救室。

    那医生本想拦着,苏一一直接甩出院长证,瞪着眼睛,医生闭了嘴。

    “来个人,肾上腺素一毫升,静推。”

    伸手探探明阮脉搏,苏一一直接说。

    小护士被这阵势吓破胆,一旁年纪较大的护士长将人推开,拿出肾上腺素缓缓推了进去。

    不知道从哪里摸出副眼镜戴上,苏一一打开自己早前放在这里的医疗箱,拎出个小巧的仪器贴在明阮心脏处。

    接通电源,细微电流通过,静止的心跳忽的恢复,明阮长喘一口气,缓了过来。

    小护士瞪大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喃喃的说:“这……”

    “成了成了!”

    另一个小护士没忍住,直接叫了起来。☆免费小说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