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真不是噩梦猎人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惊险遭遇

章节目录 第五章 惊险遭遇

 热门推荐:
    叶熙的态度非常认真,这让希淇意识到他确实没有跟自己开玩笑。难道说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类远超常理的事情?

    带着满脑子问号上前仔细打量了下叶熙腹部那些触目惊心的疤痕,希淇忍不住问道:“你这些伤全是跟噩梦现象战斗时留下来的?”

    “嗯,有时候寡不敌众确实会不小心负伤。”

    “……”

    想不到如今这太平世道竟然还有人为了保护大家而不顾生命的战斗。心中涌现出些许敬佩之情的希淇叹了口气,扬着眉头问道:“叶熙先生,你说这些机密就……就不怕我传出去?”

    “不怕,就算你说出去其他人也不可能相信,没准儿还会把你当成神经病呢。”

    “哈哈哈哈。”叶熙的回答把希淇给逗笑了,同时也让她放下了警惕。带着前者来到床前,希淇抱着膀子回过头问道:“叶熙先生,那你今天来梦幻屋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真正目的?当然是请你帮忙解决一下总做噩梦的问题了。噩梦猎人也是人,长时间休息不好可是有害健康的。”

    说着,叶熙已经躺到了那张大床上。此床床铺软中有硬不说还凉丝丝的,整个人躺在上面就像是躺在一个秋高气爽的田园当中。

    有如此完美的床,想不入梦都困难!

    希淇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像是耳麦一样的白色仪器套在叶熙头上,又给他端来一杯温热的淡白色液体,说道:“叶熙先生,你先喝了这杯褪黑素液,戴着仪器好好休息一下午。等晚上八九点钟左右再叫醒你,到时候咱们就知道你这段时间为何总是不停的做噩梦了。”

    “没问题,前提是我真能睡那么长时间吗?”

    希淇撅了噘嘴,自信满满地回答:“别担心,你在梦幻屋绝对会得到有史以来最充实的休息,快点喝了褪黑素吧。”

    “嗯!”

    “咕咚咕咚——”

    一口气喝下褪黑素液,躺下来的叶熙摸了摸戴在头上的仪器,一脸懵逼的问道:“这东西都有啥功能,催眠的吗?”

    “它能监测你的大脑,通俗一点说就是可以监测你到底做了多少梦,梦的刺激源在哪里。”

    “原来如此。”

    叶熙对希淇说的这些专业语言一窍不通,也懒得去研究原理。他长长地舒了口气,说道:“希淇医生,刚刚说的那些事在我心里面已经压了很久很久。今天总算能一吐为快了,真的谢谢你!”

    “不用客气,快点儿放空大脑好好休息吧。入眠前不要想太多事情,很容易做梦。那咱们晚上再见吧!”

    “晚上见。”

    帮叶熙盖好被子,希淇便拿着空杯扭头离开了。

    …

    晚八点半,江市中央步行街。

    此时有一辆警车停靠在步行街路旁,坐在车内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媒体、上级连环折磨了一天的邹雨杰。

    副驾驶车座上放着一份早已凉了的盒饭,车载烟灰缸里则堆满了烟头。

    “嘶……呼……”

    猛吸一口烟,面色阴沉的邹雨杰再次打开林雪拍摄的视频试着寻找有用的线索。奈何视频拍的比较模糊,不管咋看都无法确定其中的细节。

    好在他把视频交给了解析部门,等他们解析完每帧的画面说不定就会有新发现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邹雨杰正烦躁的时候,一个穿着灰色夹克、黑裤子、年纪大约三十岁的便衣刑警突然走到车前敲了敲车窗,说道:“邹队,局里刚刚来消息说解析部已经完成了解析,需要你回去亲自主持调查组内部会议。”

    “半天不到就解析完了?解析部这次的效率咋这么高?”让解析部坑过好几回的邹雨杰有些惊讶地降下车窗呢喃道。

    “案子太大了,他们肯定不敢糊弄。”

    “哼,这帮家伙真是欠收拾啊。之前解析几张图片都慢的不行,今天算是原型毕露了。谢辰,你帮我记着点,等案子破了咱们就想办法把解析部门的人从头到尾都收拾一遍!”

    “嗯……”叫做谢辰的便衣刑警坐上警车,邹雨杰便亲自开车掉头往警局的方向开。在热闹的中央步行街上倒是没啥问题,可当警车驶入一处比较偏僻的小路上时,目光异常敏锐的邹雨杰突然发现路前方好像有一堆模糊不清的人影。

    人影动作夸张,体型高大,周围散布着朦朦胧胧的白色雾气,其中仿佛还有一匹匹套着铁甲的马匹。

    由于天色已晚,路上灯又比较灰暗,感觉可能是自己眼花的邹雨杰下意识地打开远光灯。远光灯打开的一刹那,一头面目狰狞如同幽灵般的铁甲战马竟莫名出现在车前不足三米的位置!

    “哧——咔!!”

    没有一丝犹豫,邹雨杰一脚将刹车压死。伴随着轮胎与路面摩擦发出的刺耳声音,警车直接撞在路旁一棵大树上。

    许多树叶碎枝被震落,甚至有一个鸟窝也掉在引擎盖上。幸运的是车速及时降下来,邹雨杰跟谢辰都没有事。

    “呃…”

    额头破了皮的谢辰定了定神,急忙拉住邹雨杰的肩膀问道:“邹队……你没事吧?”

    “没事!刚才有匹马冲上来……”说到一半,邹雨杰的表情一下固住了,他猛地回过头紧盯着谢辰的眼睛问道:“你刚刚没有发现车前面有匹穿着铁甲的马吗?”

    “铁甲马?这……这年头咋可能有铁甲马在街上走啊?”

    谢辰也懵了,邹队到底在说啥呢?难道是上面给的压力过大导致他眼前出现幻觉了吗?

    邹雨杰推门下车四处张望了一圈,发现百米范围内压根没有丝毫战马的影子。远处那些散发着白雾的人影也消失不见了。

    他一头雾水地扶着车门,自言自语道:“真是怪了,明明有马撞上来的……咋又没了?”

    “邹队你太累啦,今天开完会就请假休息两天吧。”

    谢辰一边劝着一边走到车头前检查了下损坏情况。只是前车灯与引擎盖有些损坏,硬部件并无大碍,车子还能继续行驶。

    “难呐!在这关头请假局长非把咱宰了不可!”累确实是累,但邹雨杰并不觉得是自己眼花的问题。刚才确实有匹马奔着车冲过来他才急停躲避的。只是谢辰没有发现而已……这到底是啥情况?

    “ok!没问题了,邹队!这次换我来开车吧!”

    “你来吧。”

    坐到副驾驶把冰凉的盒饭扔出车外,觉得事情有点诡异的邹雨杰思索片刻,忽然语气严肃的安排道:“谢辰,回局里你第一时间给万楠打电话,让他带着林雪那个小姑娘开语音视频参加调查组会议。”

    “她参加会议,组里其他调查员能同意吗?”

    “不同意?调查组有一个算一个,谁不同意就滚吧。我是此案最高负责人,我让谁参加谁就能参加!”

    霸气且坚决的撂出态度,邹雨杰便示意谢辰立刻开车回警局。

    【本章完】